新闻资讯

NEWS

压力是如何让人头发变白的?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4-29 13:50


压力大,甚至能愁到一夜白头的说法流传甚广。头发变白通常被视为衰老的特征,但有些时候,头发在一段时间内快速地变白,呈现出与年龄不相称的进程,往往只能从短时的内外因素中找原因。而那段时间所感受到的压力就是最常见的归因,凭经验,人们很自然地将二者联系起来。
 
哈佛大学的科学家正是从这一人类经验的线索入手,尝试寻找相关的科学证据。他们通过小鼠实验,找到了压力导致毛发变白的证据,以及这两者大概是如何产生关系的。
 
1、干细胞耗尽
 
实验发现,黑色素细胞干细胞是其中的关键,压力激活了交感神经,神经递质去甲肾上腺素大量释放,导致黑色素细胞干细胞的快速损耗。从分化、迁移到永久性的损耗,黑色素细胞干细胞的透支最终使头发变白。这一研究发表在2020年1月的《自然》杂志(Nature)上。
 
经过肾上腺切除等实验,研究者排除了免疫攻击或应激激素等影响路径,发现黑色素细胞干细胞的快速损耗并不是因为免疫攻击或应激激素导致的结果,而更可能是交感神经系统的问题。
 
在自然状态下,这套急性应激系统原本是用于指挥人对外界风险作出反应的。在危险的环境下,大脑会告诉我们开始战斗还是开始逃跑,这是很基础的生存法则。但最新研究的结论则表明,这一生理因素同样可能造成人体干细胞不可逆的减损,永久性地影响组织的再生。
 
关于最新发现的压力与白发的关系的原因,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解释。但研究者指出,压力系统影响色素细胞这样的关系可能是进化的过程中保留下来的,像鱿鱼、章鱼之类的,就能根据外界情况改变颜色。也有可能交感神经这样的系统就是在调节黑色素细胞干细胞活动情况,只不过在压力极大的情况下,神经活动过度活跃,造成了干细胞的损伤。而这种压力对人体器官和组织的影响可能是广泛存在的。
 
这一最新研究为进一步寻找终止和逆转压力负面影响的治疗方式提供了基础。也提醒人们过大的压力或长期处于压力状态对人的身体,比如头发,可能会造成永久性的伤害。
 
2、白发的原因有很多
 
黑色素细胞出状况会造成长白发的现象,但压力其实只是其中一种原因。更常见的因素还是年龄。在年龄的基础上,种族、性别、成长的地域等因素,都可能会影响头发的颜色以及长白头发的进程。
 
2012年《英国皮肤病学杂志》(BritishJournalofDermatology)发表的一项包含全球样本的调查,专门关注头发的颜色及其变白的情况。调查发现,到50岁时,大概有6%至23%的人会有至少一半的白头发。这个区间范围很大,主要受一个人种族和原先头发颜色等因素影响。大体上,对于45至65岁的人,有超过70%的人可能会被白头发问题困扰。从性别来看,男性比女性长白头发的问题会更显著。而从种族来看,白种人长白头发可能更多,亚洲、非洲的人同样年龄的情况下会少些。
 
40岁左右是一个显著的节点。观察白头发的变化可以进一步拆分成两个过程,一个是头发的生长,一个是黑色素的生成。头发的生长有赖毛囊的滋养,而人的毛囊数量是有限的,出生之后不会增加,只会减少。一根头发从长出到脱落,生长周期大约3.5年,到40岁左右开始长白头发的时候,头发大概已经循环10次了。这之后每一轮再长新头发,黑色素的生成通常会有一定量的减损。这导致头发的颜色开始变稀,乃至完全变白。
 
这一过程主要是衰老驱使的。黑色素细胞的减损会从细胞的死亡、干细胞的迁移和分化失败,最后发展为干细胞的耗尽。衰老中已经被广泛识别的一个因素就是氧化应激,即活性氧的系统性损伤和抗氧化修复能力的一种失衡状态。自由基的损伤随时间积累使器官衰老。对于影响头发的氧化应激而言,氧化代谢情况、吸烟、紫外线辐射、细菌或污染引发的炎症,头皮氧化的油脂或化学损伤等,都可能成为促发原因。这也反过来提醒人们,日常力所能及地对头发进行适当的护理,避免烟和光的伤害,给予足够的营养,以及妥善应对头皮屑和脱发等,是应对氧化应激,缓解头发变白可以采取的措施。
 
而最新研究中发现的白发源自压力的证据则表明,神经系统的因素也不容忽视。这些因素的产生原因会更加复杂,比年龄因素驱使的常规诱因看起来更加难以应对,仍有待更多研究顺着这个理论基础探索可以缓解和治疗这类白发的方式。
 
3、学习应对压力
 
而压力对人健康的影响,则远不只过早长白头发。不少研究发现长期的压力可能会同时增加精神和身体的健康风险,比如抑郁症、焦虑症、精神分裂症、心血管疾病、免疫性疾病、阿尔兹海默病等,以及一些癌症,乃至引发自杀行为。
 
压力通常被理解为负面影响人健康的东西,这几乎不可避免,但造成的危害除了受个体遗传因素有别而存在差异外,也会因程度和持续时间而对健康造成不同的影响。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心理学家格兰特·希尔兹曾在2017年总结过,人一生的压力是其生命历程中所经历的急性压力事件和长期困难的总体的情况。
 
从社会学和心理学视角来看,压力事件等经历在不同群体中差别非常大,大致上会因为社会阶层、性别、种族、婚姻状态等结构性因素的不平等而对人的健康产生不同的影响。比如低收入、低教育程度,包括职业声望低的人,往往会有更高的压力水平,甚至更高的患病率和死亡率。一旦成为某类边缘化的少数群体,更可能会额外地遭受歧视等压力。
 
更可怕的是压力的代际传递,当家庭中,父母长期处于贫困等生活压力、离异或者单亲抚养的话,子女很难不受家庭环境影响。那些自己都常常处于压力中的父母,更难关注和支持子女的成长,给的关怀更少,也难以给予耐心、有效的教养。而人童年时的这些压力又会进一步影响其长大后的精神健康状态。这些都已经是被科学家广泛研究过的。所谓马太效应,强者更强,弱者更弱,压力的差距也会由此变大。
 
因此,特别需要社会的支持干预措施,系统性地解决相关的结构性问题。尤其是对于儿童,及时斩断家庭贫穷或家庭压力环境给其造成的负面影响,至少可以让年青一代能减少压力和疾病的影响,日后或有翻身的机会,阻断这条压力的代际传递链。
 
对于个人而言,尽早习得对个人事务的掌控能力,通过努力和获得成就的过程,保持高自尊,对一个人应对压力的负面影响会有积极的作用。此外,擅于从朋友、家人那里维持良好的社会支持环境,在应对压力方面也很重要。
 
总之,长白头发不一定是压力原因,但如果总是有压力,还是要为自己找到一个合适的舒缓之道才行。毕竟,相比更多更严重的疾病,白头发只是压力释放出的一个很表面的信号。